必捷诺综合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»冷幽默»哲学»

冯友兰:以哲学代宗教

从以“诗歌的态度”看待宗教到“以哲学代宗教”冯友兰(1895-1990年),河南南阳唐河人,毕生以复兴中华传统文化、弘扬儒家哲学思想为己任,是上世纪享誉中外的一代哲人。在早期(1920年前后),冯友兰主张要以“诗歌的态度”来看待宗教。在他看……

专题: 中国哲学简史 搞笑幽默美食段子 高清爆笑足球 学生气死老师搞笑对话 

从以“诗歌的态度”看待宗教到“以哲学代宗教”

冯友兰(1895-1990年),河南南阳唐河人,毕生以复兴中华传统文化、弘扬儒家哲学思想为己任,是上世纪享誉中外的一代哲人。在早期(1920年前后),冯友兰主张要以“诗歌的态度”来看待宗教。在他看来,宗教的主要缺点在于助人自欺,并常与科学发展相矛盾。“宗教亦为人之幻想之表现,亦多讲自己哄自己之道理。其所以与诗异者,即在其真以幻想为真实,说自己哄自己之话,而不自认其为自己哄自己。故科学与宗教,常立于互相反对之地位。”但他并不赞成取消宗教。他说:“近来中国有非宗教运动,其目的原为排斥帝国主义的耶教(即基督宗教——编者注),其用意我也赞成。至于宗教自身,我以为只要大家以诗的眼光看它就可以了。许多迷信神话,依此看法,皆为甚美。至于随宗教以兴之建筑、雕刻、音乐,则更有其自身之价值。”

上述思想在其《人生哲学》(1924年)一书中得到了进一步的阐述。冯友兰提出,必须从哲学、文学和艺术等方面来发掘宗教的丰富文化内涵。他说:“吾人诚能视宗教之神话为文学,视宗教之神学为哲学,视随宗教以兴之建筑、雕刻、音乐等为美术,如由此观察,则诸大宗教皆成为文学、哲学、艺术之综合矣。在此观点下之宗教,对于人生,当能增其丰富而不益其愚蒙。如因宗教之中混有迷信,故一切关于宗教之物,皆必毁弃;则即如‘煮鹤焚琴’,不免‘大伤风雅’矣。自清末以来,国内佛寺佛像之见毁者颇多,此皆功利主义及理性主义之过度也。”

鉴于此,冯友兰强调:“必完全肯定宗教者,愚也;必完全否定宗教者,迂也。”原因在于,完全肯定宗教,难免有信仰主义的迷狂和独断等弊病,不合乎人的理智要求;完全否定宗教,则是一种狭隘的功利主义和理性主义,既无视人的情感需要,也有抛弃宗教之丰厚文化遗产的危险。这表明:早期冯友兰对待宗教的态度是严肃的、谨慎的。

从《新理学》(1937年)到《中国哲学简史》,冯友兰对待宗教的态度逐渐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《中国哲学简史》是冯友兰于1947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讲授中国哲学史的英文讲稿,后经整理于1948年出版,1985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文版。在冯友兰看来,宗教代表了一种图画式的思想,不能提高人的精神境界。而以“极高明而道中庸”为主流的中国哲学是一种超世间的哲学,既能满足人追求超道德价值的精神需要,又不会使人脱离现世生活,因而能在将来取代宗教的地位和功用。由此,冯友兰在《中国哲学简史》中明确提出了“以哲学代宗教”的命题。“通过哲学而熟悉的更高价值,比通过宗教而获得的更高价值,甚至要纯粹得多,因为后者混杂着想象和迷信。在未来的世界,人类将要以哲学代宗教。这是与中国传统相合的。人不一定应当是宗教的,但是他一定应当是哲学的。他一旦是哲学的,他也就有了正是宗教的洪福。”

从总体上看,“以哲学代宗教”命题的提出,标志着冯友兰哲学思想的成熟,成为他后半生的坚定信念。在《总结》中,冯友兰重申:“信宗教的人,于不能自主之中,要求一个‘主’……儒家指出,不需要这个‘主’。人在宇宙间的幸或不幸,是个人的力量所不能控制的。既然个人不能控制,那就顺其自然,而只做个人所应该做的事。这就是‘夭寿不二,修身以俟之’。人的精神境界达到这样的高度,宗教对于他就失去作用了。蔡元培提倡以美育代宗教,其实,真能代替宗教的是哲学。”

【1】 【2】 

初读冯友兰先生的《中国哲学简史》,对其中提到的三个关系颇感兴趣:宣纸线装书是中国的国书,是“国书文化”最核心的部分。宣纸线装版《中国哲学史》《中国哲学简史》,既是传播冯友兰先生哲学思想的载体,也是弘扬“国书文化”的典范,还是收藏阅读和馈赠友人的上品佳作。在历史上,中华文明绝大部分是以线装书作为载体流传的。在当代,接近线装书、读懂线装书,也是走近中国历史文化、进入中华学术宝库的基本途径。善品堂总裁何德益先生很早即提出“今书古读”的概念,推广线装书阅读,弘扬线装书代表的“国书文化”,其宗旨和目标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识线装书,喜爱线装书,享受线装书。

如何看待对冯友兰哲学的争议冯友兰(1895年12月4日-1990年11月26日),河南人,中国哲学家、哲学史家。早期确立了新实在主义的哲学信仰,并把新实在主义同程朱理学相结合,构成了富于思辨性的哲学体系。20世纪50、60年代是其学术思想转型期,接受马克思主义,开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中国哲学史。主要著作有《人生哲学》、《中国哲学史》、《贞元之际所著书》等。

《中国哲学史》成书于20世纪30年代初,是第一套完整意义上的中国哲学史著作,堪称学术界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。《中国哲学简史》并非《中国哲学史》之缩写本,是由冯友兰先生1947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上课讲义编写而成,最初用英文出版,后由冯友兰的学生涂又光翻译成中文,是西方各国大学中国哲学史课程必用的教科书,也是西方了解中国哲学的最佳入门途径。

从总体上看,“以哲学代宗教”命题的提出,标志着冯友兰哲学思想的成熟,成为他后半生的坚定信念。在《总结》中,冯友兰重申:“信宗教的人,于不能自主之中,要求一个‘主’……儒家指出,不需要这个‘主’。人在宇宙间的幸或不幸,是个人的力量所不能控制的。既然个人不能控制,那就顺其自然,而只做个人所应该做的事。这就是‘夭寿不二,修身以俟之’。人的精神境界达到这样的高度,宗教对于他就失去作用了。蔡元培提倡以美育代宗教,其实,真能代替宗教的是哲学。”

宣纸线装书是中国的国书,是“国书文化”最核心的部分。此次宣纸线装版《中国哲学史》《中国哲学简史》均采用善品堂定制的安徽泾县上等宣纸印制,传统古法手工装订,简体竖排,版面疏阔,手感柔软,古色古香,悦目赏心。与会专家和学者一致认为,宣纸线装版《中国哲学史》《中国哲学简史》,既是传播冯友兰哲学思想的载体,也是弘扬“国书文化”的典范。

本文关键字:哲学    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://www.bjroom.com.cn 必捷诺综合资讯 版权所有